帅气霸气狂气屌炸天的你爹爹阿夏

你这样可带不了孩子:

【R76】

搬老图

稍微了解一点之后开始站队了 所幸站对了

回头看看第一次画的小美和dva简直年龄反了

nsmt:

今天终于看到儿砸的正脸了

虽然无厘头…

但还是激动的立刻画了!

歪:

picnic的老三治♂作死小可爱简直不能更合适

叫你作叫你作,治♂不shi你

以小可爱的性子被♂之后他大约摸就是末了这样回味中二的小样

【授权翻译】【无差】S. Rogers的 J. B. Barnes纪念堂(不是圣堂)(完)

Joan:

原作者:SkyisGray


原文链接:The S. Rogers Memorial (it’s NOT a shrine) to J. B. Barnes








前文及授权见:【1】【2】【3】【4】
























浴室PLAY
















------








Steve和Sam跑完步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第一样映入他眼帘的东西,如往常一样,是那支步枪和Bucky的照片。








他不会承认Tony是对的,但是他确实非常高兴看到房间的墙上不再是光秃秃的了。这让他的心情更加轻松,即使在新科技和那些属于未来的奇怪坏蛋充斥的现在,也让他觉得和Bucky,和自己的过去联系得更紧密了。








“我今天跑了34公里。差不多等于绕着布鲁克林一圈了。”他在空房间里对着那张照片说。他当然不觉得自己是在跟Bucky说话,他还没有因为悲伤而搞坏了脑袋;他知道Bucky已经死了,那只是他的一张照片而已。但一天总有那么几次,他觉得这件事情Bucky会觉得很有意思,而他身边又没有人倾听这些,所以他就……讲给那张照片听了。他希望这不会显得很奇怪。








Steve走进卧室,脱掉了身上那件汗津津的Under Armor上衣,但是什么东西让他停了下来。他看着桌上的那本漫画,有种非常诡异的感觉:那本书被动过了。








难道是Natasha或是Tony又进了他的房间吗?他实际上并不怎么介意Natasha进他的房间,他相信她肯定是事出有因。但要是Tony又开始在他房间里乱翻的话,他可有些不高兴了。








他拿起那块怀表。在这种时候,他的保护本能马上就启动了,开始担心自己为数不多真正在乎的东西。那怀表看上去好像并没有被动过。但Steve很快就听到手上发出的细小声音,他瞪大了眼睛,马上弹开了表。








怀表显示出了正确的时间。这对于表来说,没什么好奇怪的,但这块表在早上还不能显示时间呢,因为它出了故障。








他现在确定来人肯定是Tony了,但他却没觉得自己想发火。








“虽然我叫你别随便进我的房间,但我还是该跟你说声谢谢。”他在复仇者们在Bruce房间里享受迟来的午饭时跟Tony说,后者嘴里正塞着满满的高粱糖浆。








“我没有进你的房间,我听你的话呢,队长。”他看上去非常真诚,所以Steve转向了Natasha。








“那么我该对你说声谢谢?”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就像她嗅到危险时会做的那样,然后其他人都听出了他的隐含之意。








“你在说什么啊,队长?”








“有人修好了Bucky父亲的那块怀表。”他讲到最后,声音弱了下去,觉得非常困惑,竟然没有人站出来承担这善意的举动。








“也许它就只是突然自己又开始走了。我以前有块表就是这样的。”Bruce过了一分钟才开口说道。








“我发誓我房里的东西被动过了,”Steve跟他们说,其他人都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他们没有人擅长修表,“好——吧。我有可能搞错了,但我觉得有人进过我的房间,修好了那块表。如果这不是这张桌子上的任何一个人干的,那我们可能就有麻烦了。”








“J.A.R.V.I.S.,今天有谁进过队长的房间吗?”Tony对着天花板问道。








“是的,Sir。一名身份不明的男性曾在09:34分进入过Rogers队长的房间。”大家放下了手里的餐具,担心地盯着Steve。








“我猜你并没有相关的监控录像?”Steve过了一分钟才说。








“Rogers队长所在的楼层,上面一层,及下面一层楼的监控都在09:21-09:55之间出现了故障。”








“什么?J.A.R.V.I.S.,你他妈的怎么不告诉我?”Tony生气地质问道,可能是想在他的朋友面前挽回点颜面。








“我马上就向您做了汇报,Sir。您告诉我您正在做一个关于Kate Upton(*美国嫩模)的美梦,叫我别去烦您。当然,我对您的话进行了意译;您的原话是——”








“好的,谢谢你,J.A.R.V.I.S.。”Tony马上打断了他。Clint冲他坏笑了一声,Natasha开口道:“那么,我们今天早上出现了重大的安全漏洞。Steve出去了;Tony在睡觉;我在我自己的楼层,没有发觉到异常。你们三个都在哪?”她转向Thor,Bruce和Clint。








“吾在客厅里看动画片。”








“我在实验室里。没有听到或是看到任何异常情况。”








“我和你在一起啊,Nat。”Clint听上去有些不爽。Natasha把椅子向后推,站了起来。








“我们需要找出是谁闯进了大厦,以及他在大厦里做了什么。Tony,你去看看能不能搞明白是什么造成了安全监控的故障。Steve,去仔细检查一下你的房间,看看有没有少或是多了什么东西。Thor,你和Steve一起去,以防他需要后援。Clint,你和我一起。Bruce,把你的辣椒吃完。”她一一布置了任务,除了Bruce之外的每个人都散去了。








Steve朝自己的房间走去,Thor跟在他后面。








“吾等需要寻找些什么?”他很是兴奋地说。








“窃听器,陷阱,我也不知道。任何不同寻常的东西。”Steve有些稍过用力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为竟然有人敢闯进他的房间,还靠得离Bucky的东西如此之近而愤怒。要是那些东西丢了或是被损坏了,他将会非常生气的。而且,他可能会吐。








他首先查了查那些东西;外套好好地挂在衣柜里,看上去没有被人触碰过;那把步枪和Bucky的照片仍旧挂在墙上。步枪的子弹也还放在保险箱里。Bucky的几页笔迹也还是放在他的抽屉里。每样东西都还在。








他开始把家具从墙边搬开,用手摸遍每一寸表面,寻找任何不该存在的东西。Thor觉得自己应该帮点忙,于是就把Steve床上的被单都掀掉了,把床垫搬起来检查了一番。








他们实实在在花了三十分钟时间把Steve的房间搞得一团乱,寻找任何可疑的东西。但却连一个窃听器都没找到,也没有任何看上去有危险的东西。








Steve给Natasha打电话告诉了她这个情况。








“队长,我觉得你应该过来看看这个。”她在他说完后说。








“你在哪里?”








“我在主控制室,顶楼旁边的房间。上来的时候带上Bruce;Tony和Clint都已经在这里了。”








Steve和Thor走楼梯上去,而Bruce觉得他坐电梯上去就好。他们来到了顶楼,进了一个Steve从来没去过,但一直存在在大厦里的房间。这个房间的四周都是电脑屏幕,另外三个复仇者现在正坐在房间中间的转椅上,方便他们查看四面墙上显示的画面。








“我没有传统的安保系统,”Tony对刚进来的他们三个说,“J.A.R.V.I.S.可以监控大厦内的任何举动,或者至少他应该这么做,所以我不需要派一个人一直坐在这里。”








Natahsa在放在她大腿上的一个平板上敲了几个键,墙上其中几个屏幕开始失真。








“今天早上在超过三十分钟的时间里,一个频率干扰了你的那个楼层和上下两个楼层的监控录像。让它们既无法传递信息给J.A.R.V.I.S.,又无法储存信息。是一个高科技,射程相当长的干扰频率。我以前没怎么见到过。”








“我们检查了大厦外面的监控,得到了同样的结论。”Clint说,“但是Nat要更聪明。”








“我们黑进了附近大厦的安保系统,在S.G.银行的监控视频里看到了9:32的时候,我们的大厦外面发生了什么。”她又按了另一个键,颗粒状的监控视频从主屏幕上跳了出来。Steve眯着眼睛,看到一个全身黑色的长发身影,手臂上还闪着银光,用一个看上去像悬浮着的平台的东西沿着大厦外侧上升,最后进入了那扇肯定是Steve楼层的窗户。








就是放着步枪旁边的那一扇窗户。








“男性还是女性?”Steve问,他注意到了那头长发。








“J.A.R.V.I.S.说是一名男性,而且他的体型看上去也更像一个男的。”Tony说。








“我知道那是一名男性,因为我知道他是谁。”Natasha的话让其他人都吃了一惊。房间里的五个男人都转过来看着她,Clint嘴里嘟囔着说她怎么这么戏剧化。








“他是谁?”Steve问。是谁进入了他的房间,动了他的东西?








“冬日战士。”她吸了一口气,这是Steve为数很少看到她有些紧张的时刻,“他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前红房子间谍;和我一样。他在近几十年里都有出现,可以为全世界各种恶人所用,价高者得。”








“所以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Tony问道,“他是专门针对队长来的吗?还是针对我们所有人?”








“我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你真的没在房间里找到任何东西吗?检查过通风口和地板了吗?”








“ 通风口查过了没问题,但地板还没查过。”Steve说,“但是你在告诉我,我们应该小心这个男人?即使是我也一样?”他不是在自夸,但要是一个雇佣兵对Steve产生了威胁,那么他就足够危险,可能会伤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如果男人来自Natasha曾经的间谍机构,那么他的人性自然也值得质疑一番了。Natasha虽然是一个凡人,但她的血管里还流淌着许多种血清,更别说她还经过了强化训练。








“即使是你,队长。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该去避避风头了,至少在搞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或者说是谁之前。”








“这是不是说我们得去你那些著名的安全屋之一避难了?”Tony迫切地问,Natasha瞪了他一眼。








“大家去收拾点东西,我们三十分钟之后出发。Tony,叫Pepper去度假。我们分三辆车。大家动起来吧。”受过军事训练的复仇者们迅速地根据指令离开了,而Tony, Bruce和Thor就只是盯着Natasha看。








Steve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了行李,里面放了些换洗衣物,洗漱和艺术用品。他把Bucky的那张照片,那本漫画书和怀表都放进了行李袋里,把那件外套搭在手臂上,步枪甩上了肩膀,把盾也背在了背上。他纠结了一会儿,打开了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一小盒弹药,也把它丢进了袋子里。








他在约定好的时间到达车库,却被告知他将和Natasha共乘一辆车。这远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让他确信他才是冬日战士闯进大厦来的目的。Natasha把手写的指示方向给了Clint和Bruce后,钻进了那辆老旧的捷达,她把这逃生车放在这里好几个月了。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Stingray,Steve也坐进了驾驶座。








“我猜你负责导航?”








“是时候开动车子了,Rogers,我们得动起来了。”她听上去很镇定,但却回头看了Clint和Tony一眼,又把头转了回来。








“我们都会在你的安全屋碰面的,对吧?”








“我们出发去不同的安全屋。该出发了,队长。”他发动了车子,车子发出不怎么情愿的隆隆声,动了起来。








“我们两个去的那个安全屋是最安全的那个,我这么猜没错吧?”她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我是这么想的。所以那个男人非常有可能只是针对我的,哈?”








“这很难讲,但这只是我的推测。他太厉害了,不至于会随便挑个入口闯进来。他特意选择你外出的时候闯进你的房间,这也太过巧合了。让我觉得你受到了监视。”








Steve伸长了脖子,透过挡风玻璃去看他们周围的房顶。








“听起来不是很妙。”








Natasha用手指轻轻弹了弹自己的腹侧,无声地给出了答案。
















在换了三次车后,Steve领悟到自己绝对不适合当间谍。他完全不明白Natasha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被他们不断地绕路后撤搞到疲惫不已,等最后终于到达新泽西一处已经破败了的公寓前时,他已经快要累趴下了。








Natasha带他走了进去,叫他去睡觉,她自己则去查看了一下周边,表示要放第一轮哨。Steve把Bucky的那件外套摊在了公寓唯一一把椅子的椅背上,到墙角的床垫上躺了下来。他无意识地把行李袋抱在了胸前,觉得自己的状态并不太好。








他听到Natasha在几分钟后也进了房间。








“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么个地方的?”他想制造点话题。他们在之前开车时的大部分时间也没有交谈,但汽车上有收音机。








“这栋楼是我的。”这倒是很新鲜。








“我不想这么告诉你,但我觉得这栋楼看上去像是发生过许多阴暗的事。”








“可能吧。逃难并不是那么光鲜亮丽的,Steve。”她在他身边的床垫上坐了下来,上半身靠在墙上。他可以感觉到她的手指在摩挲着他的头发,他不知道她对自己的这层人生有多满意。








“睡觉吧,Steve。你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了。”他听她的话睡去了。








等Steve在几个小时后醒来时,Natasha并没有坐在他的身边。他转了个身,伸展了一下脊柱,这个举动让他注意到了一个事实,Natasha倒在了床垫旁边的地板上。








他立即坐了起来。Natasha绝对不会在她应该放哨的时候睡过去的,她的手臂乱七八糟地瘫在那。








他缓慢地转向厨房油地毯的那把椅子。








那里有个男人,他棕色的长发绝对需要洗一洗了,这里的地毯都比他的头发干净。他坐在那把椅子上,直勾勾地盯着Steve。他带着一个像口罩一样的面具,眼睛被自己的头发遮住了,Steve并不能看的很清楚。








他穿着Bucky的外套,拿着Bucky的步枪。








“那不是你的东西。”Steve慢慢站了起来,对那男人说道,双手举在面前,“寡妇最好还活着。”他慢慢在床垫上蹭了两步,每一步动作前都有所暗示,直到走到了Natasha的身边。他的眼睛还盯着那个男人,但却放下一只手凑到她的脖颈旁,感觉到了那里微弱,却还在跳动的脉搏。








Steve重新站直了身体,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地暴露在敌人面前。他看到行李袋已经被打开过了,袋子里的T恤和内衣内裤散乱地被扔在床边,所以他毫不怀疑那男人已经找到了子弹,并把那支步枪上了膛。








“你到这是来杀我的吗?”他问,但对方并没有回答他,“因为你本来可以就简单点,躲在大厦我的衣柜里的。那会省下你跟我们来来回回颠簸在高速公路上的麻烦。”








那男人举起枪对准了Steve。他知道自己可以在一枪的攻击下活下来,得益于他被增强的体质和快速的愈合能力。但总有办法,如果那男人把每一枪都打进Steve的心脏,这听起来倒是个快速结解美国队长的好办法。








前一秒,Steve还手无寸铁地站在他们的攻击者面前,下一秒,他已经翻到半空,冲着那男人的胸膛踢了过去。战士随着身下的椅子一起向后倾斜过去,开了一枪,子弹射到了天花板上,石膏和灰尘纷纷落了下来。








Steve在地上站稳后又踹了那男人一脚,对方把手里的武器随便往旁边一扔,从穿在Bucky外套下的战斗服里掏出一把刀子和一把小巧的手枪。Steve看到那件衣服穿在他身上就更是火冒三丈,他弯下身,挥开了他的武器攻击,拳头打在了那男人格挡着的双臂上。








“把它脱掉。“他喊道,把对方摔在了桌上。冬日战士顺着他的动作,在被足以摔断一个正常人后背的力道砸在桌子上后,借着桌子把自己的身体弹了起来,朝Steve冲去。Steve现在知道敌人的身上也有前苏联仿制的超级血清了。








他朝那男人的腰腹狠狠打了一拳,但也被对方击中了头部,他的视线模糊了几秒钟,很显然,冬日战士只需要这么几秒钟就够了。他抓住Steve的手腕,把它们反剪到了他的背后,然后Steve感觉到他的手腕被套上了一个什么金属绳索一样的东西,被抽紧了。








他试图挣脱这个临时束缚,同时用自己的头部向后朝那男人的脸击去,听到了一声低声的咆哮。但那金属并没有被挣脱开,Steve知道那肯定是振金或是艾德曼合金或是二者的混合物。








他回过头,发现他刚才那一击把男人脸上的面具打掉了,他的鼻子开始流血。他一边吐掉嘴里的鲜血和几簇头发,一边用一只手臂朝Steve的腹部攻过去——Steve很快意识到他的那只手臂是用金属做成的——让他跪倒在地。然后他收回手,挥了几下,朝Steve的太阳穴打去。








Steve倒在地上,有几秒钟意识不清,然后他在地上蜷成一团,任身体里的血清加速恢复。








战士拖着他回到了床垫边,把他推了上去。Steve看到枕头上有些血迹,他意识到自己的头上起码有一处伤口在流血。








他看着战士弯下腰拿起了Bucky的照片。Steve很喜欢那张照片,但它并不像那件外套或是那块表一样独一无二,无可替代,所以他没有说话。








“谁?”战士问他,他的声音粗哑,就好像从来没开口讲过话,而更倾向于通过卑鄙的武力沟通一样。








“什么?”Steve问他,他需要三,也许四分钟的时间,好让他摆脱脑震荡的影响,恢复正常。








“这张照片上的男人是谁?”Steve惊讶于战士竟能讲出一句完整的话,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像没怎么用过声带的样子。








Steve挣扎着坐了起来,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要在乎这个。








“那是Bucky,”过了一会儿他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1944年就死了。”战士还是盯着那张照片看着。








“他的眼睛是棕色的。像泥土。”他用沙哑的声音说,就算他的脑袋没受伤,Steve也搞不明白这段对话的意义了。








“实际上,他的眼睛是蓝色的。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他的眼睛应该是蓝色的,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因为他们只有他的黑白照片。”








战士把那张照片放下了,环顾着地板上的一片混乱,捡起床垫上一条脏兮兮的被单,举到脸前,可能是想把他脸上的血迹和污垢擦干净,但结果却搞得脸上更脏了。他扔下被单,用双手把搭在自己脸前的头发撩了起来,把它们像是一条发带一样撩到了耳朵上方。








他维持着那个动作停在那里,看着Steve,像是在等着他说点什么,或是做点什么。他的眼睛里有疑问,而且








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








他的








眼睛















Bucky的眼睛








Steve盯着他的脸,他那脏兮兮,布满了血迹的脸,他那双蓝得要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让他僵在床上无法动弹。








“上帝啊,圣父圣母在上,”Steve吸了一口气,吐出了那个他一直在说,却很长很长时间没有称呼过的名字,“Bucky?”








“Steve?”战士同样小小声地回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比之前好多少,这把Steve拉回了现实。








“快把我的手解开。”他说,仍旧不敢相信。战士弯腰向前,不知从他制服的什么地方又拿出一把小刀,切断了金属绳。








Steve的双手一被释放,就举到了Bucky的脸前。他疯狂地扇打着自己的脸,那种晕眩消失以后,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恐惧参半的情绪。








要是他看错了怎么办?








要是他没看错呢?








他伸出双手拇指不敢去碰Bucky的脸,他知道这就是Bucky的脸,他只是不知道要从何下手。








所以他最后把他的脸拉向了自己,凑上去吻了他。他几十年前就应该这么做了。
















James,他这个星期喜欢别人这么叫他,坐在Steve的床上,等着他洗好澡出来。浴室的门开着,他可以透过模糊的玻璃看到Steve。这既让他性趣昂然,又极大地安抚了他。几分钟看不到Steve就让他受不了了。








 他坐在那儿,手里把玩着那块怀表的表链,想起三个星期前自己闯进这里的时候修好了它。James很擅长修理机械,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机器。








好吧,在闯进来和修怀表之间,他还干了点别的。闯进来;看到了那支好像在召唤着他的手去拿起它的步枪;看到了那张年轻士兵的照片,那触动了他脑袋里的某个点,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了;看到了那件显然在要求要套在他肩膀上的外套;看到了那本不知道为什么让他觉得有些不爽的漫画书;拿起这块表,觉得自己不应该碰它;然后透过浴室开着的门,瞥到镜子里的自己。所以这就是那副照片让他想起来的东西——他的脸。








然后,James想起自己在有人发现那表已经坏掉了之前修好了它。他环顾了一圈,却没有按指令在房间里装上窃听器,他不知道为什么,什么都没留下就离开了。








他九头蛇的雇主们并不是很高兴。但是他脑袋里的一根筋松了,冬日战士计划剩下的人里没有一个知道要怎么控制他。这种技巧已经随着几代管理者的更换而湮没在时间里了。








James知道外面有人想回收他。他知道这个大厦里的其他人并不信任他,尤其是那个红头发。但他想待在那些让他找回记忆的东西旁边……让他想起自己在被撕碎,被碾压,被吞噬之前到底是谁的东西旁边。








没有什么比那个正在洗澡的男人更能带回他的记忆。Steve是把他和他的过去联系在一起,令他感到最熟悉的东西,他给他希望,让他相信自己可以慢慢变回那个自命不凡地说自己“迷人得像个恶魔”,那个保护强壮的大个子Steve安全的男人。








虽然他不认为过去的他们是这个样子的,但在这个新的未来,他被允许在Steve洗澡的时候溜进去,只要他想。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我们可以找到更多的东西放进圣堂吗?”他贴着Steve的后背急不可待地问他,任由淋浴头打湿了他的头顶。








“你跟Tony谈过了是吧。我觉得你们两个没一个知道圣堂到底是什么东西。”Steve说,轻轻笑了一声,温暖的水流顺着他的脸和肩膀流了下来。








“但是我喜欢它。”James辩解道,“我还想要更多的东西。还有更多的东西对吧?“








“在博物馆之类的地方。”Steve说着转过了身,双手顺着James的腰侧向上移。有点痒。“我们可以去看看它们。”








“但是我不能拥有它们?”James直言不讳地指出来。他还是习惯于把想要的东西握在自己手上。








“是的,你不能。”Steve贴着他的耳朵回答他,带来的回声真有趣。








“我还是喜欢你这里有的这些东西。”James说,不想让Steve觉得自己不知好歹。表达谢意对他来说同样也非常新鲜。








“我也喜欢它们。”Steve说,把嘴唇印在James的额头上,“它们帮我找回了J. B. Barnes纪念堂里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是那把步枪,对吧?”James给出了自己的结论。那把步枪可真酷,他很期待有朝一日能被信任到可以再次用它。








“是的,James,”Steve说,James听出了他声音里的笑意,“我说的就是那把步枪。”
















 
















END
























-----








锵锵锵,没赶上520,赶上521也不错,但是想想上一更是520凌晨发的,嗯,爱意满满啊我








巴基 · 圣堂终极大礼物 · 巴恩斯终于出现了。








好喜欢队长宠溺的最后一句!以后长夜漫漫再也不用对着“遗物”掉眼泪了啦队长!








最后,这是七八大坏蛋跟我说很适合的插图,队长抱着蓝棉袄,慎戳

【冬盾】Jump Into The Burning Zone (记者x消防员AU/Ch.7)

老干妈的Slash地区:

Title:Jump Into The Burning Zone


CP:冬盾


记者!Bucky X消防员!Steve


消防队背景与设定参考电视剧《芝加哥烈焰》(顺便安利)


 @云归缱绻 与←云太合写!!!是合写!!请把所有的爱都送给 @云归缱绻 !!云太太脑洞太棒了!深不见底!万丈深渊!扩写!beta!帅呆了!




传送门:


Ch.0+1 :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5717437


Ch.2: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58eb4e5


Ch.3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5ee0f2b


Ch.4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60176ac


Ch.5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6ca7b57


Ch.6 http://slashmecca.lofter.com/post/25f29a_6f96b58


SY: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49086-1-1.html




7. 融冰




这不是Bucky的第一次宿醉,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第二天早晨,除了铺天盖地的头痛之外,Bucky还收到了三条短信,第一条是来自Peggy的,问他感觉怎么样;第二条是Steve的——Steve已经上班去了,他告诉Bucky把门关好离开就可以,冰箱里留了点早餐;第三条是来自George的,但是Bucky很自然地删掉了它。


 


Steve的公寓并不宽敞,门廊只够一个人来回儿转个圈。屋子的装修干净而简洁,完全是可以想象得到的Steve的风格。走廊的墙壁上挂着几幅水彩画,笔调慵懒随意,像是画者在思考的空余间隙完成的,但却没有署名。Bucky寻找到Steve的小冰箱,找到一盒当天日期的牛奶、一小块奶油蛋糕和几片吐司,流理台上放着一份今天的纽约日报。


 


Bucky吃了早餐,翻了翻报纸。他把水槽里的盘子刷好,把毯子叠得一丝不苟,最后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装作自己不再流连忘返,才出门去上班。Maria Hill先是告诉他他迟到了,然后甩给他一堆策划文案,除了消防队的专栏他又多了些新项目——时事新闻和一小部分无伤大雅的政坛专栏,因为原来的负责人开始休了产假。这意味着——这意味着他会加班、他得在半年中牺牲至少一半的周末、他会缩短花在消防队文章上的时间,除非他能像克拉克邓肯一样打字。他不得不取消了接下来两周访问消防队的安排。


 


“别冲我露出这样的表情。”Maria把一根手指竖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严厉地瞪着他,“是时候让你做点儿正事了。哦,还有,这只是代班。”


 


Bucky在杂志社加了两天班,以便能能尽快完全独立接手新工作内容,这对他来说可一点也不容易,时隔两年重新捡起政治报道的部分,恶补了近几个月的所有电视新闻。有一天在他筋疲力竭准备关掉电脑下班的时候,顺手查看了自己的私人邮箱,发现Gabe给他回了一封邮件:


 


伙计,我找人查看了一下你发给我的废墟照片——我有一个推论,一个很糟糕的推论,但我还没有机会证实它。你和Steve最近不要靠近那个仓库,我会派人看守。如果要来警署找我,挑个人多的时候。


 


很糟糕?Bucky心里一沉。能有多糟糕?他把这封邮件转给了Steve,Steve回复他越来越蹊跷了,是不是


 


他已经有三四天没去消防队了。期间Clint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婉转地表达了对Bucky的思念。Bucky告诉他他已经把一份点心的菜谱发给了Natasha,能不能填饱肚子就全靠他们自己了。他也只和Steve通过寥寥几次电话,简单谈论了一下火灾的猜测。Steve的语气总是不冷不热,带着礼貌的疏远感,Bucky只能强迫自己习惯他公事公办的语调。除此之外,生活依旧继续,没什么特别的。


 


“你和Steve怎么样了?”吃午饭的时候Peggy问他,“你已经好长时间没去消防队了,就连Matt都开始代写你的专栏草稿了。你们分手了?”


 


“我们还没有开始交往,亲爱的Peggy。”Bucky干巴巴地说。


 


Peggy毫不客气地甩给他一个白眼:“笨蛋,以前的万人迷Barnes的哪去了?”


 


“也许是他就是无法接受我,”Bucky低下头折磨盘子里的沙拉,“就好像有个隐形屏障横摆在我们中间。”


 


Peggy哼了一声。“暗恋中的男人真是蠢得冒烟。”


 


和Steve越来越强烈的疏远感压得Bucky很不舒服,但他又不想因为太主动而彻底毁掉两个人的友谊。Bucky记得Steve浑身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他柔软的双手,还有他瞪大眼睛、身体僵硬时铺天盖地袭来的绝望。没错,这太糟了。Bucky咬紧牙关,强迫自己把注意力移回稿件上。


 


大概一个礼拜左右之后,一个傍晚,临近下班,Bucky抱着一摞稿件从复印社快步跑下楼,然后他看见了等在楼梯口的Steve。


 


“嗨。”他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嗨,”Steve冲他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呃,保安说认识我……谢谢你的封面照片。”


 


然后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他们默默地听了几秒对方呼吸的声音,最后Steve清了清嗓子:


 


“你好长时间没去过了。”


 


“嗯,没错,我的专栏完成的差不多了,所以——”


 


“所以你以后不会来了,是吗?”


 


“不,当然不。”Bucky急忙说,“我只是有点忙,我接了新的任务,Maria把我看得很紧。”


 


“这样,”Steve的声音没那么拘谨了,“呃,我们今晚在‘复仇者’庆祝Bruce儿子的生日,你要来吗?如果你很忙的话——”


 


“我会去的。”Bucky看着堆在他面前的文件,咬了咬牙,“几点?”


 


Steve看了看表:“现在?我们还可以先喝一杯。”


 


Bucky在工作和与Steve喝酒的两件事间快速权衡了一下。“好,我开车。”他飞速地说,生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后悔,“我让Peggy帮我做完工作。”他指了指怀里的稿件。


 


他的消防员朋友们都在“复仇者”里等着排队开始。Bucky推门进去,Sam和Client热情地拥抱了他,扔给他几瓶啤酒,告诉他“随便喝”。


 


“今天Bruce请客,”Tony成了今天的临时酒保,站在吧台后面像模像样的擦杯子,“噢,他刚刚去幼儿园接女儿去了,你可以先喝一杯,尝尝我们新进口的德国啤酒。”


 


Bucky和Steve在吧台的一侧的高脚凳上坐下,相互碰杯。


 


“几周不见,你们还都活蹦乱跳的。你的胳膊怎么样了?”


 


Steve挽了挽袖子:“喏,都好了。医生说我的恢复力惊人。”的确是这样,Steve曾被烧伤的手臂那里现在长出了一层细腻的新肉,白得让人心悸。“你的工作怎么样了?”


 


“销量太高也不是好事,”Bucky耸了下肩膀,“如果我们无法保持上周销量的百分之九十,Hill就会在办公室发飙的。”


 


他做了个模仿Maria生气的动作(如果她知道一定会杀了他),Steve很配合地笑了起来。


 


这个笑容只维持了几秒,“Bucky?”


 


“嗯?”


 


“你的纹身是怎么回事?”


 


Bucky愣住了,下意识地缩了缩胳膊,这个动作似乎让Steve很受伤,后者微微沉下脸。


 


“没事,如果你真的不想说的话,我只是——好奇。”Steve小声说。


 


“抱歉。”


 


对方摇摇头,但气氛像是骤然降到冰点。Steve若有所思地用牙尖轻轻碰着杯子沿。Bucky永远无法适应这种似有似无的距离感,就像——


 


“嘿。”一个清脆的女声插到两人中间,女孩留着长长的马尾辫,化了个恰到好处的烟熏妆,身后还站着另一个短发姑娘,一同朝他们微笑。她用手中的酒杯朝Bucky的方向一点。“我是Cora,这是Vivien。”后面的女孩朝他们挥挥手,“我在这儿见到过你们几次,但还不是不知道你们的名字。”


 


真是直接又大胆的搭讪方式,Steve被隔在另一边,尴尬地假装咳嗽起来,但她们不为所动,还挤进一把小椅子,坐在他们中间,Cora靠向Bucky,而Vivien与Steve的距离贴得那么近,大腿都要挨在一块儿。


 


“抱歉,”Bucky有点不耐烦地说,Cora很漂亮,Vivien也不错,即使他都没法确定那姑娘是棕还是黑的发色。他今天没有什么心情,更何况Steve就坐在另一头,就在他眼前,“我并不想——”


 


“别这样,”Cora欢快地打断他,拜托,她根本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可以先聊聊天。我认识Tony,也认识Bruce。他邀请我来参加他女儿的生日派对。你不是消防员吧?你看起来不像,你是做什么的?”


 


“摄影记者。”Steve开口替他答道,“他叫Bucky。呃……我是Steve。”


 


“酷,”Cora说,短发女孩也捂着嘴巴笑起来,“Bucky,你都拍些什么?”


 


“我今天不想聊这些,甜心。”Bucky露出个假惺惺的微笑,眼角准确捕捉到另一个女孩正探过身子,和Steve低声说着什么的画面,该死的,这儿的音乐声就不能调小点?“也许可以让我和Steve一起安安静静地待会儿?”


 


“不,没关系。”Steve抢先说,“也许我们可以玩玩飞镖,或是别的什么——就随便聊聊——”


 


“你不会的。”Bucky盖过他的声音,Steve的眉心不出所料的皱成一团,握住手杯的手也僵在半空。逐客令已经如此明确,Cora撇了撇嘴,站起身。


 


“我还是挺伤心的,毕竟鼓起了勇气来找你说话。”她拍拍被牛仔裤紧紧包裹住的后腰,“回头见,Bucky。”Cora拖着不怎么情愿的Vivien,迈着长腿离开了。


 


“你怎么能这么做?”Steve在Cora一离开视线范围之外就大声指责道,“她们只是想聊聊!”


 


“我已经说了没兴趣。”


 


“那你可以委婉一点,”Steve不依不饶,“你并不用故意摆出你的一副大男子主义。而且你不是很喜欢和女孩们勾搭在一起吗?”


 


“什么?”Bucky瞪大眼睛,“你凭什么——”


 


Steve露出了那个表情——饶了他吧——那副义正言辞的“队长脸”,双手抱胸,紧皱眉头。看在上帝的份上,Bucky此刻就只是想老老实实地喝上一杯啤酒,而且对,他见鬼的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小妞。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Bucky,你的眉头一晚上都没舒展过了,但你不能把气撒到两个无辜的女孩身上。”


 


“你为什么这么在意?”Bucky讥讽地说,“难道是我耽误你约姑娘了吗?”


 


狂风暴雨骤然聚集在Steve的瞳孔里。没错,Steve生气了,每当他咬紧下唇,死死蹙着眉头,鼻翼微张,都是他恼怒的标志。


 


“礼貌待人是基本的行为准则。”Steve说,握成拳头的指节开始发白,“反而你……也许我们把话说明白了更好,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意见?”


 


“我没有。”Bucky把杯子重重得砸在吧台上,“相反是你,说话总是不冷不热,我根本读不懂你的心思,你的笑容,就好像都是你强装出来的。从我们公司聚会以后……明明是你在躲着我!”


 


Steve垂下眼睛。“我不想躲着你,只是……”他停顿一下,才继续说,“但我那天看到Peggy了……穿着礼服,搀着你。你们看起来如此相配,我觉得我还是不要……”


 


Bucky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甚至都不了解我,怎么能替我评判我应该和谁在一起?”


 


“如果说我想去了解你呢?你的父亲,你的左臂,你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摄影记者而不是警察。每当我真的希望了解你的时候,你却把自己关在壁垒里。。”Steve的手肘支撑住吧台上,用手掌抵在额前,不时摇摇头。好极了,Bucky在心里对自己说,他现在都不再看你了。“听着,我并非想多管闲事。但你违反……冒着风险带我回现场调查时候,我知道你是真心想要帮忙。Bucky,我……”


 


“哈。”Bucky干巴巴地应了一声,“够了,Steve,只是别再说了。”


 


他受够了这里,闷热而不流通的空气、Tony钟爱的金属摇滚乐,还有Steve喋喋不休的说教。他跳下高脚凳,冲出酒吧。天色已经完全变得昏暗,稀稀拉拉的灯光和霓虹灯依旧不能照清路面,那扇木门像是隔绝了一切吵闹的噪音,突然之间安静地让人发慌。Bucky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然后吐出长长的一口气。


 


“你犯什么毛病?”果然,还没等他抽上三口,Steve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为什么你不能好好说话?”


 


“让我自己呆会儿,Steve。我不想冲你发火。”Bucky没回身,但他知道Steve不会回去,或许他也是这么期望的。


 


Steve没有应声,亦没有离去的脚步声。他们就各自静静地站了一会,谁也没说话。晚间的凉风吹拂着后脖颈,不禁让他打了个寒战。Bucky抽完了第一支烟,就在他焦躁地取出第二支时,Steve出声了:


 


“你抽得太多了。”


 


“拜托,Steve。”依旧点燃了那只烟,“别再这么像我老妈。”


 


“Bucky,听我说,我知道你工作不顺,也知道George把你逼得很紧,”Steve深呼一口气,声音发颤,“但我们说好的,我们可以谈谈,在经历了这些之后——如果你想倾诉,随时可以来找我。”


 


Bucky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喷出几个烟圈。


 


“总之以后别这么做了,我不允许你这么做了,像对你的父亲,对那个女孩一样——你不能把背影甩给对你有感觉的人。”Steve说,尾音被风声吞噬。


 


“遵命,队长。”Bucky冷笑一声。寂静在两人之间无声地炸开,Bucky一瞬间懊悔自己的过分,又在心里祈祷着Steve快些回去,这样他就不会心不由己地说些胡话了——


 


“包括我。”


 


然后风把Steve的声音卷回他的耳中。


 


Bucky回头了,而双腿僵硬地仿佛不是自己的。“什么?”他声音空洞。


 


“包括我,对你有感觉,”Steve轻声叹气,整个肩膀都似乎垮了下来。Bucky从没见过他这样。“但在我即将推开你壁垒的那扇门时你却又亲手将它关上。我们每晚都会发短信、通话,而你却热衷和Natasha、和任何人调情,我只是很……我不懂,Bucky,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月光倾泻而下,打在Steve的半边脸上,一边的眼窝连同嘴角一起陷入深深的阴影之中,平日里耀眼的金发,也被镀上一层暗白色的光。Bucky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但相信不会比自己好看太多。一股难以形容突然涌上他胸膛的情绪,混杂着颓然放松和激烈的爱意,如即将喷发火山岩浆,猛烈地烧灼着他的喉咙,让他喘不上起来。


 


“你这个小混蛋。”Bucky突然狠狠骂道,Steve瑟缩了一下。Bucky把烟头扔在地面,用脚捻灭。


 


“你真是蠢到家了,Steve,”Bucky说,控制音量的身体机能已经失效,但他没空顾忌这个。“我喜欢Peggy,也喜欢Natasha,但不是那种喜欢。”


 


Steve呆呆地望着他,双手不自然地搁在身侧,不停地握拳——再展开。


 


“我一直以为……我以为你不会,”Bucky说,并跌跌撞撞地向Steve走去,甚至还被石子磕绊了一下,基督在上,他只是迫切地想缩短和Steve胸膛的距离,“我以为……”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Steve抿抿嘴角,那里又浮现出那个熟悉的小小的凹陷,“但很明显,我们都错了。”


 


千言万语都堆积在Bucky的喉咙深处,尖叫着,推挤着试图迸发而出。但Bucky再也无法挤出哪怕一个词。他说得对极了,他们都错的太离谱。然后,就像是为了证明这一切,Bucky一把抓过Steve的衣领,鼻尖对上鼻尖,近到可以数清上面Steve细密的汗珠。这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吻,粗暴且不加修饰,Steve的嘴唇柔软得让人发疯,他还用舌尖尝到一股淡淡的薄荷的香气。Steve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的时候,Bucky才恍惚的告诉自己这并不是自己的白日做梦。


 


“看来我并不是一厢情愿了,是不是?”Steve在他的耳边剧烈地喘息着,热气与他自己的交汇在一起。


 


“他妈的当然。”Bucky深吸口气,“我们真是一对儿白痴。”


 


“嗯……听起来也不赖。”Steve满足地闭上眼睛,这让Bucky没能忍住再凑过去含吮那双饱满嘴唇的冲动。“答应我,别再做那么混蛋的事儿了,行吗?”


 


“遵命,队长。”Bucky不假思索地回应道,然后Steve露出一丝微笑。而Bucky只能将他搂得更紧、更紧。


 


“你,我想要的只是你。”


 


TBC


老干妈:各位520快乐!给过年的气氛增砖添瓦!
下章还请耐心等待啦,大家对我们的更新速度应该已经都很了解的。。嗯。。。
云归:520注定是个矫情的一天(滚走

Great_Jordan:

The funeral. - (Waiting for the Civil War - Steve, Bucky)
Source: https://mobile.twitter.com/noonrema

老冰棍们还要不要点脸,光天化日之下,真破廉耻>\\\\\\\<